筆趣閣小說網 > 崩壞紀元 > 第六百八十章 野狗投誠

第六百八十章 野狗投誠

        屋內,原本被火焰照亮的光線剎那間消失,灼熱的溫度也很快被寒流帶走,除了薪柴燃燒的特有焦味,什么都沒剩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時,開門聲傳來,小雷走進說道:“卡斯少將,洛憂上校的新房間已經準備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嘶...”小雷話都沒說完,突然發現屋里怎么這么冷,他看了一眼已經不再燃燒的壁爐,很快就注意到了堵得水泄不通的薪柴,趕忙上前拿夾子夾出一些,丟到收集箱里,抱怨道,“卡斯少將,您怎么往里丟這么多薪柴,再大的火都得被您撲滅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取出至少一半薪柴后,小雷重新給壁爐點上火,屋子里這才暖和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洛憂上校,你的房間也準備好了,我相信今晚也不再會有人打擾你。我也該休息了,小雷,送客吧。”在起身離去前,卡斯少將對洛憂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,言語中似有深意,“共和永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這一晚,洛憂睡得并不好,他的夢里全是火焰,而在醒來的一刻,那些火焰就像虛幻的泡影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洛憂來到了死囚營后院的一個池塘,這里是廚師們散養青魚的地方,死囚營每周有一頓可以給士兵們做上新鮮的肉,而食材一般就來自這個池塘。

        洛憂也不知從哪找來了一根魚竿,在雨后的地里挖了一些蚯蚓,在池塘邊吊起了魚。

        吊了沒一會,洛憂身后突然有鬼鬼祟祟的人影摸了上來,從腳步聲的數量上聽還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次。”還不待對方有任何動作,洛憂直接豎起一根手指,輕輕戳了戳自己的腦袋,連身都沒有轉,平靜地說,“不管你們用什么武器,我給你們一次機會,往我腦袋上狠狠來一下,要能殺死我,你們就解脫了。如果沒殺死,我把你們所有人剁碎喂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您誤會了,洛憂上校。”預想中的襲擊并沒有到來,洛憂身后傳來了一個男人謙卑的聲音,隨之而來的還有一片膝蓋跪地的聲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洛憂回過頭,看了一眼在身后齊刷刷跪下的人,又把頭轉了回來繼續釣魚,問道:“你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楚凡,野狗的老大。”那個男人抬起頭,看著洛憂的背影,但依舊保持著下跪的姿勢,謙卑地說,“從今天起,我正式卸任,野狗全體成員向您效忠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說,野狗這群人畢竟都是在軍隊里混過的,看局勢比其他人明白的多,昨天13個小時不到的時間,死囚營四連全滅,渣都沒剩下,名噪一時的兄弟會一夜之間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    洛憂和兄弟會無仇無恨,為什么要下這種狠手?根本不用猜,要么是兄弟會頂撞了他,要么是他想掌控死囚營,或者兩個原因都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兄弟會被滅后,野狗看似機會來了,其實不然,這種一家獨大的形勢持續不了幾天,因為洛憂的下一個目標必然是他們,他想要掌控死囚營,就絕不會允許這里出現任何團體形式的小組織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擺在野狗面前的只有兩條路,要么就是在這幾天瀟灑一番,享受一下當老大的感覺,然后“光榮”地被洛憂剿滅,就像兄弟會那樣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么就是主動投誠,寄人籬下,避免血光之災。

        對于沒有什么榮耀感的死囚營士兵來說,哪條路更符合他們的想法?自然不用多說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凡眼看洛憂不說話,摘下胸口的一個狗頭徽章,對手下使了個眼色,后者會意,拿著徽章小心翼翼地走了上去,將它遞到了洛憂面前,賠笑道:“洛憂上校,來,這是野狗的徽章,拿著這東西,咱們野狗全員都聽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丑了。”洛憂拍了一下這人的手,把上面的狗頭徽章打落到了池塘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凡臉色數變,這個徽章可不是什么玩具,它相當于兵符,是野狗前幾任老大一路傳下來的,誰拿著它,誰就是野狗的老大,可以號令團體里將近一千號人,這么重要的東西,居然就被洛憂扔掉喂魚了?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楚凡顯然是個聰明人,在短暫到可以忽略不計的震驚后,他錘了地面一拳,罵罵咧咧地說:“他媽的!我早看那徽章不爽了,誰他媽設計的,在胸口戴個狗頭,也想得出來?這丑玩意配得上我們洛憂老大?!”

        下跪的野狗眾人中,附和聲此起彼伏,不管此前對狗頭徽章多么渴望的人,此時都將其噴得一文不值,也有人借此開始夸洛憂的容貌,但這些人沒什么文化,夸來夸去就那么一些詞語,還有人自以為有學問,什么沉魚落雁,閉月羞花這種夸美女的成語都用出來,也不覺得尷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噓...”洛憂在唇前豎起一根手指,極短的時間內,全場寂靜,片刻后,魚竿一抖,再抬出水面時,只剩下了一個空鉤子,他看著略起波瀾的池塘,搖著頭說,“魚被你們嚇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眾人臉色數變,不知該如何收場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凡見此一咬牙,沖過去就跳進池塘,在水里摸爬滾打,折騰得渾身濕透,在這零下的寒冬里,嘴唇都被凍紫了,但還是拼了命地在水里翻滾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分鐘后,楚凡撐住沿岸的石頭,抬起手,手上抓著一條鮮活的青魚,他大聲說:“老大,嚇跑的魚,我給您抓回來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洛憂注視著渾身濕透的楚凡,突然短促地一笑,抽出黑耀對準了他的眉心,瞇著眼說:“你知道昨天四連有個士兵是怎么死的嗎?我給他們下了個規定,彼此之間一律稱呼軍銜,違者處決,而那個人沒有遵守規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凡此時泡在冰冷的池塘里,本就凍得嘴唇青紫,此時被洛憂的黑耀一指,漆黑槍口散發出的寒意讓他仿佛身處冰窖,整個人的身體都麻木了,動彈不得,嚇得臉色鐵青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片刻后,洛憂又把黑耀收了回去,他將魚鉤移到了楚凡面前,淡淡地說:“不過,不知者無罪,我給你們24小時的時間,明天的這個時候,你們要改正這個毛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威脅解除后,楚凡渾身一軟,差點沉進池塘,但他還是撐住了沿岸石頭,將活蹦亂跳的青魚掛到了魚鉤上,大聲道:“是!洛憂上校!”

  http://www.76119572.com/78_78546/26877563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76119572.com。筆趣閣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biqugexsw.com
排球比分第一比分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