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小說網 > 圣手國醫 > 第1061章 都是兒孫的錯!

第1061章 都是兒孫的錯!

        效果怎么樣?這水平還可以吧?

        秦北收斂心神,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錯,簡直太可以了!卓伊凱收起彎刀,小心的,當做寶貝似的收藏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作為一個煉器師,卓伊凱在家族里的地位,還是有些尷尬。

        卓家公認的老祖宗。其實是卓亦凱的太祖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卓老之下。卓伊凱的祖父那一代人。已經沒有存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卓伊凱,畢竟還有叔叔。還有伯父還有父親。

        數百年的時光展下來。卓家已經成為了一個偌大的家族。在這個家族里面盤根錯節。

        卓家傳到卓伊凱這一代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經是一個擁有數百人的大家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卓伊凱的父親,伯父,叔父這一輩兒。早已經不大管家族的事務了。大部分事情都是交給卓伊凱來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這并不表示卓伊凱,任何事情都說了算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凡有什么重大事務。卓伊凱還是要遵循父親這一輩人的各種意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卓伊凱這一代人里面。卓伊凱并不是大哥。當然也不是最小的小弟。

        處于這種不上不下的境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卓伊想要領導整個卓家,必須要有足夠高明的煉器師的本領。當然。在這種情況下,強橫的武力,才是著一開除了練氣師本領之外。最為強大的不可替代的輔助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這種情況下,秦北提供的彎刀,便成了卓伊凱一個相當不弱的倚仗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再此之前,  但凡能被評價進入家族煉器前五十地位的,都已經被卓家精心的收藏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用于后人瞻仰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是因為,數百年來,卓家與世無爭,根本就不參與世俗之間的爭斗,甚至連武道世界之中的爭斗,卓家也向來是從不參與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對于卓家來說,但凡有高明的煉器,束之高閣,供后人瞻仰學習的重要性,實際上比這些法器的實用性,要更高一些!

        這,在武道江湖之中,其他家族,基本上是不可想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在卓家,確實是這樣。

        卓伊凱收好飛羽彎刀。

        帶著秦北,穿過縱橫向間的數條道路。

        終于,在一幢顯得有些寒酸的小茅草屋面前,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間狹小的小茅草屋,顯得十分破舊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和卓家動輒高大上的建筑群相比,就更顯的寒酸之極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祖宗就喜歡住這樣的茅草屋。對此,卓伊凱表示無奈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卓老居住地的選擇上,卓伊凱這個名義上的卓家家主,并沒有太大的話語權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祖宗  ,有客人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卓伊凱站在門外,稍稍提高了一些聲音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卓家的老祖宗,名字已經不重要了,別管是智空大和尚來了,還是鬼鶴來了,甚至是龐斑死而復生的來了

        在面見卓家老祖宗的時候,都得恭恭敬敬的站在門外,等候通傳。

        見到卓家老祖宗的時候,不管是他們之中的哪一個,也得帶著十二分的恭敬,喊一聲卓老。

        做人混到這個份上,原本的名字究竟叫什么,其實已經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北和卓伊凱兩人,在門外等候良久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等的秦北都快有些不耐煩了,才聽到茅草屋內,傳來一個懶洋洋的,略帶沙啞的聲音,  一字一頓的道:不見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北看看卓伊凱。

        卓伊凱雙手一攤,聳肩說道:這,我也沒有辦法啊,老祖宗說不見,那,大概就是真的不想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可不行!秦北廢了這么大半天的勁兒,只為了能夠見到卓老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現在卓老說不見就不見,秦北這不是白跑一趟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當然,白跑一趟,也并沒有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心中的那個結,恐怕除了卓老之外,再也沒有人能夠打開!

        想到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北從芥子戒中,摸出那個圓盤法寶,那個據說是卓老花費了六十年的時光,親自煉制的法寶,交到卓伊凱的手里:把這個轉交卓老,這是卓老花費了六十年的時間親自煉制完成的,大概,卓老見到了這件法寶之后,會答應見我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卓伊凱端詳著那件法寶。

        說實話,這還是卓伊凱第一次,這么近距離的見到,能被稱為法寶的煉器成品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,這件成品,乃是卓老親自煉制而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意義就更加的非同一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試試。看在那件飛羽彎刀的面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卓伊凱咬了咬牙,終于,一跺腳,掀開了那個半截的,在此之前,從來都沒有人敢于輕易打開的門簾。

        闖進了那個即便是在卓家,也依舊沒有人敢于在沒有得到老爺子話之前,就敢隨意闖進去的茅屋密室!

        誰!下一刻,一聲厲喝,從房間內傳了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卓伊凱瞬間就萎了,噗通一下,五體投地的跪伏于地:我我,我卓伊凱啊老祖宗我有

        滾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間內的聲音,清晰的傳來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是是卓伊凱連滾帶爬的跑了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臉冷汗的對秦北道:秦先生,你也聽見了,我,我這哎,我真的已經盡力了,這老祖宗的脾氣,您怕是不大清楚,我們他不愿意見你,我也沒辦法啊!

        你已經努力了?秦北笑著反問一句,隨后推開卓伊凱,呼的一下掀開門簾,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唉唉唉秦先生,您快回來!卓伊凱臉色驟變,老祖宗說了不讓進去,就是不讓進去,在卓家,從來都沒有人敢忤逆老祖宗的意思,但現在這個年輕人,好吧,看上去還是有幾分比較厲害的樣子,但再厲害的年輕人,在老祖宗面前,怕也算不得什么,想到這里,卓伊凱不由百爪撓心,很是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秦北根本就不理會卓伊凱的呼喊,徑自快步向前,稍稍適應了茅屋之中灰暗的光線之后,確定了內室的方向,舉步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是誰!房間內,那個聲音再次響了起來:滾出去!老夫今日

        說話間,秦北已經推門準備闖進來。

        轟驟然,一股極為強悍的力道,從房間內傳出,沖著秦北的胸膛砸了過來,這股力道,足有千鈞,端的是彪悍凌厲,讓人防不勝防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先生不成啊,趕緊退出來!!卓伊凱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威壓,心道老祖宗真的怒了,老祖宗一旦怒,這世間,估摸著沒有人能阻擋。

        轟!

        與此同時,秦北雙掌平平推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股同樣強橫的力道,反擊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兩股力道在門口的位置轟然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產生了巨大的爆裂聲響。

        爆裂的余波,驟然翻滾,下一刻,茅屋的屋頂,被瞬間掀起,咔嚓嚓轟隆隆的聲響之中,下一刻,整座茅屋,瞬間轟然倒塌!

        蹭!

        漫天的煙塵之中,秦北拔地而起,一躍而出,緊接著,從原本內室的方向,嗖嗖兩聲連響,兩道灰色的身影,從內堂的位置竄躍而出,卻見半空之中,兩人啪啪交換了一掌,其中一道身影沖著秦北的方向跌落而來,另一道身影,借著這反彈的力道,沖著更遠的方向,遠遁而去!

        哪里走?!

        秦北虛空一抬,把撞過來的那道身影接住,平穩的放在地上,同時展開身形,雙掌一錯,一柄靈力飛劍驟然成型,帶著秦北飛騰而起,同時,秦北取出射日弓,搭上湮靈箭,一箭沖著數百米之外那道身影激射而出,同時追蹤而去!

        半空中的秦北,湮靈箭不斷的激射而出,封鎖了對方所有逃亡的退路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道身影,一聲獰笑,轉過身來,沖著秦北拍出一掌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掌,看上去平平無奇,但一掌拍出的同時,霎時間,空氣都變得扭曲起來,下一刻,一個碩大的巴掌,越來越大,出現在空氣之中,沖著秦北拍了過來!

        刀有刀芒,劍有劍氣。

        能把掌練到隨手一拍便能出掌意的人,天下之間,屈指可數,至少,也得是金丹期的修為!

        湮靈箭撞上那只巨大的手巴掌半空中出轟然一聲爆響,爆裂的余波四散炸裂,連地面都跟著翻滾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對面那人咦了一聲,顯然沒有想到秦北的攻擊力竟然這般霸道,旋即大喝一聲開山掌!

        轟然一聲,一只體型更為巨大,蘊含威能更為恐怖的巨大巴掌,沖著秦北的頭頂砸了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與此同時,秦北隨身帶著的探靈器嗡嗡的顫動了起來,很顯然,對方并非是地球上的修士,而是一名來自異域的級強者!

        噗地面之上,一個老者,躺在卓伊凱懷里,面如金紙,口中噴出一口污血!

        老祖宗!卓伊凱嘶聲喊道,這個老人,便是在半空中和那位異域修士交換了一掌,卻吃了一個悶虧,被秦北救下來的那個老人——同時,他還是煉器卓家的老祖宗,卓老先生!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位來自異域的級強者他來了已經有半個時辰了!虧得你們還處處防備,派人巡視,竟然沒有現這人的到來噗

        卓老再次噴出一口鮮血,臉色更加的蠟黃起來:一群廢物,竟然沒有聽出那并不是我的聲音!這小伙子是誰?竟然比你們更為聰慧,一聽便知道情況不對,這才闖了進來,虧得這小伙子了,若不然,我怕是早已經死在這名異域修士的手里了!

        老祖宗這都是兒孫們的錯!卓伊凱連忙承認錯誤,反正他是曾孫,不是兒孫,就算都是兒孫們的錯,也跟他卓伊凱沒有一毛錢的關系。

  http://www.76119572.com/72_72660/26883685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76119572.com。筆趣閣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biqugexsw.com
排球比分第一比分网